还是违法违规问题

    2020-07-07 20:23

    ceo

    日前,上海家化发布公告,董事长谢文坚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董事、董事长、董事会下设各专门委员会委员、首席执行官、总经理等相关职务,辞职后不在公司担任任何职务。

    不过,上海家化方面回应称,对于葛文耀的个人言论,公司不予置评,并表示相关高管的交接工作正按程序进行中。

    这些花费,虽然在葛文耀看来都是挥霍;但在上海家化看来,这些是必要的支出。这些费用该不该支出或是见仁见智的问题。但葛文耀说:“这么大的采购量,没有内控。没有审计,根本不知道有没有商业贿赂和中饱私囊。”葛文耀表示:“假如存在问题,决不能让谢文坚跑了;假如审计结果没有问题,对谢文坚也是好事。”

    尽管谢文坚接任上海家化董事长一职后,公司净利润连连下滑,股价也接连缩水,但上海家化董事会依然对谢文坚给予了较高的评价。11月25日上海家化官网《张东方接任上海家化首席执行官兼总经理》一文指出,“任职3年间,谢文坚进一步完善了家化的公司治理,制定了家化新阶段发展战略,在产品研发创新、供应链优化、渠道拓展等方面做了变革,为家化下一阶段的转型发展奠定了良好的业务基础。上海家化董事会对谢文坚为上海家化的发展付出的努力表示感谢。谢文坚对担任董事长期间各位股东、董事会和监事会的认可,以及管理层和全体员工的大力支持表示衷心的感谢。”

    的乐观期望,依然维持推荐评级。而国泰君安则认为,此次高层人事变动,显示公司在经营变革上的决心,上海家化2015年开始全力发力线上渠道,三季报电商收入5.68亿元,同比增速50.25%,占销售额13.2%;但2017年将面临与花王合作到期,预计对营收端有较大影响。

    葛文耀发布微博,“就以此文向证监会,公安局,家化董事会,平安集团,以我个人名义,举报谢文坚,应立即限制谢文坚出境,对他进行离任审计和调查。”上海市华荣律师事务所律师许峰说:“这种公开发布微博的方式,也算举报的一种。”但上海天铭律师事务所律师宋一欣则认为,微博只能作为一种线索,有效的举报还是以正式的书面材料为准。然而,葛文耀向证券时报记者明确表示,他不会再向监管层提供书面举报材料。

    时隔三年,再度换帅。中金公司分析认为,上海家化再度易帅或将导致内部业务结构调整与人事调整,随之带来的短期盈利不达预期,考虑到目前股价已与平安入股成本接近,以及市场对新任

    2015年年报显示,上海家化存货账面余额为6.96亿元,比上年同期5.37亿元增长了近30%。公司应收账款为7.62亿元,比上年末5.30亿元增加了近44%,大大超过营业收入9.58%的增幅。同时,公司报告期内经营性现金流量为5.03亿,较去年同期减少55%。

    葛文耀还认为上海家化之前可能隐瞒了存货的问题,未来或可能有大幅度的存货(坏货)计提。根据上海家化近日发布的2016年第三季度报告,1—9月上海家化共实现营业收入42.88亿元;归属母公司净利润4.33亿元,同时预计2016年度净利润将出现80%至90%的同比下降。而2015年公司净利润22.09亿元。如此计算,预计2016年的利润在2亿至4亿元,2016年4季度公司可能不赚钱或者是亏损。葛文耀推测,造成四季度利润下滑的原因可能就是存货(坏货)计提。

    葛文耀还重点提及了谢文坚的差旅等费用存在问题。谢文坚的出境考察等费用外界很难甄别清楚,不过公司差旅费用确实出现较大幅度的增长。历年年报显示,上海家化在2012年、2013年差旅费用为858万元、916万元。而谢文坚上台后2014年、2015年两个完整会计年上家海化的差旅费用2355.43万元、3368.54万元。

    财务问题特别是存货问题一直是外界关注的焦点,也是葛文耀一直抓着不放的问题。葛文耀微博称:“管道上塞满了货,2014年下半年开始赊账塞货,他一句以产定销(强生是美国人拿产品让他推销,他至多是个销售总监)要到期的产品成本价几个亿。不计提坏账坏货,不做假账,年报估计也没什么利润。”

    实际上,葛文耀对谢文坚的“敌意”由来已久。不过,葛文耀的举报内容是属于谢文坚在任时的公司治理问题,还是违法违规问题,暂时难下定论。法律界人士认为“对谢文坚进行离任审计”的要求是合理的。

    葛文耀在接受证券时报记者采访中表示,他推测谢文坚有问题,主要依据三方面:“第一,公司现在没有内控管理,这极不正常;第二,费用暴涨可能有‘隐情’,或侵犯股东利益;第三,财务上可能也存在造假行为。”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中国企业新闻网:020-34333079 邮箱:cenn_gd@126.com 我们将在24小时内审核并处理。

    上周五(11月25日)上海家化(600315)宣布董事长谢文坚离职,对于上海家化而言,谢文坚本将成为过去时。不料,上海家化前董事长葛文耀却于11月28日在微博上发文,向证监会、公安局、家化董事会、平安集团等公开举报谢文坚。葛文耀对谢文坚的“控诉”,主要集中在两大方面,即错误的公司战略影响公司业绩;个人“任性花钱”影响公司治理。

    当时,这一问题也受到交易所的关注。上海家化在回复交易所问询函中说:“零售终端的动销未能完全达到预想目标,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年末库存的增长。应收账款的增加则由于,2015年百货和商超管道增速趋缓,各管道零售商和代理商均面临严峻的资金压力,使得整个回款账期明显变长。”而在已公布的2016年三季报中存货量并没有好转。

    免责声明:

    ※以上所展示的信息来自媒体转载或由企业自行提供,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果以上内容侵犯您的版权或者非授权发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不过,宋一欣认为,葛文耀提到的存货计提、差旅以及广告等花钱问题,多是属于公司治理层面的问题,有没有涉及到违法违规要调查以后才能知道。同时,宋一欣也认为葛文耀所提及的问题应该引起有关部门的注意,葛文耀提起的对谢文坚的离任审计要求较为合理。

    此外,葛文耀也提到了谢文坚放着天潼路的家化大厦不用,而要去江湾租办公室,买家具搞装修,认为这是乱花钱。针对更换新办公室,上海家化曾经表示家化大厦不够用了,所以才去租新的办公室。证券时报记者也参观了上海家化的新办公室,办公环境确实不错。